屠掉你内心恐惧的巨龙:北欧神话里的火星「齐格菲」

发布于:2020-07-07 分类:新型环境   

内在战争

火星战争的主题也与内在战争有关,内心的天人交战,一个人心里的「善」与「恶」,而我们会依照自己的信仰与冲动做出抉择。这同时也是本能对抗意识形态的战场,地球与木星的连结。我相信这个任务仰赖我们嘴里火星的余味来学习中立的立场,揭开序幕的是意识之剑。

这点并不意味着外在冲突不好、不会发生或该避免,但这点告诉我们,我们应该以不同的态度面对外在的事件。随着我们发展个人化的自己,我们就跟太阳一样,会投射出阴影,而火星的历程会逼我们注意到这点。也许跟太阳或金星意识有关,如果我们对自己没有足够的关爱或自我价值,我们就没办法注意且接纳自己较为低劣的特质。

许多人与人之间的冲突核心就是这个过程,我们会在对方身上看到我们恐惧、害怕的自己,我们会倾向想要攻击、摒弃这样的特质,或与其斩断联繫。另一方面,在严苛的自我质问、一丝不苟的诚实与自我责备之间只有一线之隔。我们对自己的自我价值感愈高,我们就愈能準备好以宽容的目光看待自己的不足、自欺欺人及敌意,因此,我们才得以让能量流动,且得以释放对自己与他人的负面看法。同理,少一点自责,我们就不用证明、报复或谴责什幺,我们就不会过度挑剔自我。

现在我们要讲恐惧与勇气。火星有两个卫星,一个叫得摩斯(Deimos),一个叫福波斯(Phobos),他们跟哈莫妮亚(Harmonia)都是艾瑞斯与阿芙萝黛蒂的孩子。得摩斯跟福波斯可以分别翻译为害怕与畏惧。福波斯就是惧怕(phobia)这个字的字根,也就是我们看到自己的火星投射在「外面」的产物,我们会害怕,这种投射将我们不自在的攻击性与竞争心具体呈现出来。也许我们怕的是自己的敌意与攻击性,并不是「外面」的东西。我总会把恐惧与土星连结在一起,但似乎火星跟土星之间的关联一直出现,而这个恐惧的主题也许是这两颗星最主要重叠的部分。火星潜在的正面能量遭到恐惧包围,我们必须面对这些恐惧。也许火星的主要任务就是面对恐惧。

有人说爱的相反就是恐惧。恐惧与勇气也是息息相关的,如果有人不懂恐惧,那他也肯定没有勇气。这种人也许鲁莽,能够成功,达成各种目标,但他们不见得有勇气。勇气包含了恐惧。法文里的心(coeur)这个字跟英文的勇气(courage)长得很像,勇气需要有心,而这颗心则包括了不同及敌对的事物。火星的勇气是能够确立、往前走、努力荣耀自我的能力,同时也包括了留在恐惧之圈里的事物。这也许就是我提到的原始背景,也许也是我们对于受伤、受辱、失败、死亡的幻想。

北欧神话里的火星:齐格菲

北欧神话里有一个人物叫做齐格菲(Siegfried),我想谈谈他的故事,我用的是华格纳知名的《尼贝龙根指环》(Der Ring des Nibelungen)连篇乐句里的描述。齐格菲是个生下来就天不怕、地不怕的英雄。就跟其他许多英雄一样,他的任务是要去洞穴里屠一头沉睡的龙。负面的地月能量就像这条龙,惰性、惯性、未解决的恐惧把我们绑在过去,也许早已消逝,但我们认为这些东西还很可靠。巨龙就盘踞在我们磨穿的轨迹与我们打造的建设之中。齐格菲有一把从父亲齐格蒙所继承来的宝剑,但这把剑残破不堪。这里有个意象,来自父系血脉的残破传承。齐格菲有个跟班,是个名叫米梅的矮人,他是一位铁匠。事实上,我们在这里已经可以看到艾瑞斯跟赫菲斯托斯的组合,我现在才发现这点。米梅跟魔术师一样会易容,齐格菲的生父也会。虽然米梅将齐格菲养育成人,但他毕竟不是齐格菲的父亲。

这两个角色之间有种紧绷、不适的关係。米梅一再重新打造那把剑,好让齐格菲可以屠龙,但齐格菲一直打断那把剑,因为米梅没办法把剑打得更坚固一点。最后,一则神谕告诉米梅,天底下只有不懂恐惧的人才能打好这把剑。这个不懂害怕的人当然就是齐格菲。只不过齐格菲不是铁匠,所以他必须从头开始学打剑。他因此成了米梅这个恐惧化身的继任者。在歌剧里,米梅常常演成一个可悲但夸张古怪的角色,畏畏缩缩、怕东怕西、鬼鬼祟祟,紧张又爱操控。齐格菲接管了熔铁炉,也吸纳进米梅的一些特质,且加以转化。他吸收赫菲斯托斯原型里表达得比较高尚的那一面。他并没有修补那把剑,反而把剑熔了,重新铸造,泡进冷水中,然后得意地握住这把闪亮、崭新的宝剑。他持剑前往巨龙的巢穴,正式杀死巨龙。

不过,齐格菲还是没有完成成为英雄的使命,因为他还是没有恐惧。米梅多次尝试要吓他,却都没有成功。神谕警告米梅,「没有恐惧的人」最后会让他脑袋与身体分家。宝剑打好之后,米梅打算吓倒齐格菲的举动就愈来愈急迫了,因为他自己的生命维繫在齐格菲能否受惊上头。想想火星与得摩斯、福波斯的关係,我们必须穿越恐惧才能抵达火星能量的核心,但我们也许会卡在火星能量的负面扭曲版本上,好比说鲁莽、嗜血、激进、地域性、暴力等等。不过呢,在屠龙的过程里,齐格菲不小心用沾了龙血的手沾到自己嘴巴,他忽然就能听懂鸟啭了。他找到一种神奇的萨满能量来连结地月能量。在屠龙的过程里,他穿透了地月的负面能量,将其转化,释放出毒素、疑虑及危险。之后他就受到这份礼物的祝福。

恰当的时机让他找到了布琳希德(Brünnhilde),一位女武神,她躺在一块石头下沉睡。她因为不听话,父亲佛旦向她施咒,让她睡在火圈之中,只有最纯洁的英雄能够穿越。齐格菲进来了,因为他还是个不懂恐惧的英雄,刚刚才杀死了巨龙。他走进火圈,看见躺在石头上睡着的布琳希德。他一看到这位熟睡的脆弱、美丽女子,心里忽然第一次充满恐惧。在我看的某一个版本里,布琳希德穿了一副厚重的铁盔甲。齐格菲虽然害怕,却还是用他的神奇宝剑轻轻将盔甲撬起来。布琳希德慢慢醒过来,暴君父亲的咒语破解了。布琳希德跟齐格菲欣喜结合了,他们找到彼此的灵魂伴侣。

请注意这里出现的火星意象,铁、盔甲、火、征服、恐惧、热情、成功。齐格菲穿越了火圈,就跟得摩斯、福波斯在火星外头环行打转一样,他以成熟的态度拥抱自己先前粗鲁与纯真的男子气概。我觉得这里很有趣,因为金星的连结又冒出来了。就跟阿芙萝黛蒂「掌管」艾瑞斯跟赫菲斯托斯一样,布琳希德「掌管」了齐格菲。她唤起他的回应,因此让他踏上接下来发展成真正英雄的道路旅程。

而且,这个故事也跟恐惧与勇气息息相关。巨龙与其他具体的危险都没有让齐格菲感到恐惧,但沉睡女子的美丽与脆弱却可以让他觉得害怕,这也是金星的领域。他走进恐惧,释放了自己与她。我觉这点与火星有深层的连结。火星害怕臣服在柔软、美好、爱情与乐趣之下,也就是阿芙萝黛蒂的国度,他担心自己迷失在这些东西里。然而,就是透过这种臣服,我们才能转化、得到力量。当我们能够拥抱自己与他人的美与脆弱,与他们「坠入爱河」的时候,我们才能碰触到内心崇高的英雄,也就是我们正面的火星能量与火星的生命力。相反地,如果我们以敌意与否认面对自己软弱,我们就永远不会觉得自己值得。

观 众:所以火星的两颗卫星象徵了让我们不敢前进的恐惧?

梅兰妮:对,我会这样解读,就跟米梅代表犹豫、搪塞,我们为了「屠龙」就必须摆脱他。剑的火星意象就是战争、不合、冲突之剑。恐惧并不是我们自己感受到的,而是投射进入某个场域,我们要幺就是会想尽办法进入战场,要幺就是避之唯恐不及。不过,宝剑也象徵了思想与意图上的辨别力。这里的战争是观点的战争,能够释放我们的能量,努力走出平静的道路,而不会持续让我们捲进战争里。农具成了战场上的宝剑,这把剑最后也成为更高层次、能够明辩意图的剑。这是火星的另一个层次,关于意图的力量以及意志的正确使用。

观 众:在莎士比亚的《理查三世》(Richard III)里,理查在平静的时候找不到事做。

梅兰妮:噢,对。火星也会让我们问这个问题,这个人的作战风格为何?而停火时期,他们都在忙什幺?

观 众:如果我们勇于面对,恐惧可以改变我们的生命。

梅兰妮:没错。我又想到了摩羯座是火星强势的位置,火星跟土星之间的连结实在很有趣。土星的恐惧有时是比较集体的,现况或社会的声音,以及这股声音能够加诸在我们身上的限制。也许火星的恐惧是在告诉我们:「别走那条路」或「这段友谊对你有害」或是「这不是我该住的地方」。也许也跟我们面对挑战时,必须克服的犹豫与焦虑有关。

观 众:冲突与恐惧也可以加强我们对生命的热忱,特别是如果我们受到失落的威胁时。我们会说,把每一天当最后一天来活。

梅兰妮:这时我们就进入深层的意志层面讨论了。我们并不是说火星就要成长为金星的模样,而是以最成熟的方式展现火星的原则。人类的集体意识都在挖掘这到底是什幺意思,但这点肯定跟意志的正确使用有关。也许这个误解已经阉割了世世代代的男人。然而,在你还没面对自己的暴力、操控、敌意、灵魂上的创伤、负面的竞争、想要成为宇宙里的唯一这些情绪之前,你是没办法踏进门槛之中的。

我们必须拥抱这些负面的潜能,承担这一切,之后才有变革的可能。这就跟「屠龙」一样,只要内在任务没有结束,永远都会有某个对象在「外面」投射成巨龙。「意愿」成了一个问题,展示出我们有多幺想要契合、配合宇宙的能量,而发生的一切都是为了成就更伟大的美善,但这一切不见得都这幺明显。我们并不是宇宙的建筑师,无论有没有占星学,我们都没办法彻底了解我们眼前的景象。对于「发生的事情」我们会有自己的看法,但我们并不是真正明白、知道。不过呢,我们就跟齐格菲一样,如果我们愿意倾听,我们也能听懂且跟随鸟啭前进。

相关书摘 ►我们惧怕自己的怒火:神话故事与火星心理学

本文摘录自《火星四重奏:面对慾望与冲突的试炼》,心灵工坊出版

*透过以上连结购书,《关键评论网》由此所得将全数捐赠儿福联盟。

作者:琳恩・贝儿(Lynn Bell)、达比・卡斯提拉(Darby Costello)、丽兹・格林(Liz Greene)、梅兰妮・瑞哈特(Melanie Reinhart)
译者:杨沐希

心理占星前所未有华丽阵容
一齐演奏欲望与冲突交织、火花与激情四射的火星组曲

火星的力量令人畏惧。在占星学中,掌管火星的是战神,因此不论是个人的行动、欲求、力量,甚至国际间的恐怖行动或军事冲突,都与火星息息相关。但少了火星,我们也难以捍卫信念,甚至会陷入消极的受害者心态并迷失自己。火星有光明面也有阴暗面,一边是欲望、屠杀、谋杀、邪恶、坏心眼,另一边则是勇敢的美善、卓越与正直。

本书的四位作者堪称当今心理占星界的天后,她们从天文学、字源学、神话、史诗、符号等角度分析火星,也包含不可或缺的星盘解析、宫位与相位意涵等多元探讨。强调火星破解情结、展现自我的强大动能,以及若未正确引导,可能产生的疾病与症状。

特别收录针对911事件当日的分析,以及梅兰妮.瑞哈特所整理的「16道火星习题」,帮助读者检视自己的火星能量,找到它燃烧与荣耀生命的方向。

火星表达自己的方式有二,一是冲突,二是欲望。少了火星,我们会变成非常无聊的生物。――琳恩.贝儿

透过火星,我们可以建设,也可以摧毁。――达比・卡斯提拉

认真诚恳的拒绝,必须有意识地使用火星。――丽兹・格林

火星协助我们的内在光芒与我们配合,这股光芒能够连结生命里神圣的层次。――梅兰妮.瑞哈特

屠掉你内心恐惧的巨龙:北欧神话里的火星「齐格菲」

正文到此结束.